網站版本切換:中文版英文版
美工圖片
美工圖片

資源分享

年度餐點表
聯絡我們
美工圖片 回首頁 網站地圖
 
美工圖片 成立宗旨 美工圖片
美工圖片

為台南縣境內六歲以下,有發展遲緩的嬰幼兒及其家人服務,陪家長帶領孩子在人生的起跑點...

美工圖片
美工圖片 更多成立宗旨美工圖片 美工圖片
年度工作計畫
年度經費預算
年度工作報告
財務報表
檔案下載
我們的需要
我們的需要

檔案下載

相關連結
 
通過第一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

計數器

 
選單: 認識伯利恆關於遲緩兒優質環境協助我們會訊園地醫療資源

早療文章報導

 
介入早期 服務中社會工作者的角色與功能
自從民國八十二年在民間的催生與政府部門的努力之下終於完成了兒童福利法的修正,在此次的修法之中最令人感到興奮的是對於發展遲緩兒童的保障與服務有了法源上的基礎,也奠定我國落實提供跨專業合作服務的基礎,由於過去服務提供的方式多為單項服務的提供。

例如:醫師只管提供醫學診斷及治療建議;治療師只管協助治療工作的執行;老師只需進行各項教學的工作;社會工作者則為孩子需要的服務提供轉介與教養建議等等,因此當面對一個發展遲緩兒童的家庭時,通常這個家庭的問題幾乎是多重而且複雜時,對於任何一位專業人員來說,要提供給發展遲緩兒童好的服務事實上是不難的,但是要提供適當且有效的服務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在需求多元而複雜的情形之下,跨專業的服務提供才能提供給家庭最需要的協助,而跨專業的協助則必須奠基在專業間的尊重與足夠的認識與接納之上。

在這樣的一個認知之下,各專業團體便開始積極的尋求在發展遲緩兒童的服務提供上各專業間應扮演怎樣的角色、應如何與各專業之間的養成合作服務的默契、應如何使各專業間的服務發揮加成的效果,社會工作者當然也不例外。

貳、社會工作者在早期介入服務中的角色與功能
執行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許多待解決的問題並非如想的單純,特別是需要協助的是一個有發展遲緩兒童的家庭時,當一個家庭有發展遲緩孩子時,他們所面對問題經常是多重且複雜的。不僅僅是孩子的成長發展需要其他人的介入與協助,甚至家庭中的有成員亦都會面臨不同的壓力、不同的擔心、不同的問題。例如。「為什麼我的孩子的發展會和其他人的孩子不一樣呢?」、「我們應該怎麼辦才好呢?」、「發展慢是什麼意思?」、「我該如何面對家人告訴他們孩子的問題是什麼?」、「一定要接受治療嗎?接受治療以後會不會好呢?」、「孩子的療育需要多少錢?有沒有任何補助?哪埵麻敻攭帢虼|的地方?」、「該找誰幫忙才能解決問題呢?」等等不同的擔心。

以目前的資源來說,醫療、社會福利教育單位其實或多或少都能協助解決部份的問題,但就助人的經驗來說,若僅僅只靠單一項領域的專業人員提供服務,則常常只能解決部份的困擾而無法給予家庭最完整的服務,對於不同的家庭來說,同樣一個有發展遲緩或障礙孩子的事實其所造成的影響與困難是可能非常不同的。要使得家庭的問題得到真正的解決及適當的服務常是需要有更多個別家庭的考量以及不同領域人員的共同努力。
在強調科際整合的今日究竟社會工作者能發揮什麼樣的角色與功能呢?就個人的淺見提出下列幾項建議:
1.社會工作者可以是資訊的提供者
在目前當家長懷疑孩子的發展可能出現問題時,除了少數家長會主動求助醫療單位之外,大多數的家長通常不知應該如何處理是好,要不要看醫師、應該看哪一科通常要花上家長大半的精力卻可能仍然得不到解答:或者是看了醫生之後,除了得到一項診斷名稱及需要排對等候治療之外,接下來就不知應如何是好,是不是要繼續接受其他的服務、或是為什麼要接受治療等等困惑亦經常是家長會面臨的情境,面對這些問題社會工作者事實上可扮演資訊提供者的角色,提供正確求醫態度或是服務的相關資訊、教養的相關資訊等等,陪伴家長渡過慌亂不知所措的情境理性的做出選擇來。

2.社會工作者可以是資源的轉介者
社會工作者可依專業訓練中所賦予的協調整合能力,在陪伴家庭做出孩子的療育計畫或家庭所需服務的優先次序選擇之後,進一步為家庭轉介適合需要的各項服務。

3.社會工作者可以是評鑑與療育服務的提供者
社會工作者能以專業知識技能協助家庭釐清問題,提供家庭問題處遇、社會資源結合、及社會技巧、教養技巧的教導等等項目服務。

4.社會工作可以是資源的倡導者
由於目前國內早期介入服務尚未普及提供,對於服務有限的地區,社會工作者亦應扮演療育服務倡導者的角色,依據家庭需求呼籲並結合社會有限資源開拓更多種類的服務,倡導更多以需求為導向的服務出現,如:普及的醫療資源、教育認知訓練、以家庭為基礎的療育服務、親職教育、相關補助等等。

5.社會工作者可以是情緒的支持者
在早期療育的過程之中,家庭中的每一個份子均可能面臨不同的壓力,如:家長面對孩子的服務要來回奔波、孩子要面對克服障礙的努力過程、經濟的壓力等等,社會工作者除了提供實質上的協助之外亦可提供情緒上的支持,使家庭在面對療育服務過程中的不安及無助減到最低,增強家庭面對挫折的能力。

6.社會工作者可以是專業團隊成員的支持者
社會工作者可扮演他專業團隊人員的支持者角色,協助團隊成員在家庭相關資料上的搜集及提供團隊成員情緒上的支持,使團隊工作能夠在平穩中順利進行。

7.社會工作者可以是個案的管理者
由於發展遲緩兒童及其家庭經常要面對的問題是複雜的,需要不同專業人員的協助,而社會工作者由於專業訓練過程中有許多理論與知識技術來自跨專業的領域,使得社會工作者本身在工作執行上取得更多協調與統合的能力基礎,奠定社會工作者處理個案整體需求的能力,因此社會工作者在體服務觀念之下,具有更大的優勢做為一個個案的管理者。

參、結語
在愈來愈強調科際整合提供服務的社會當中,我們最需要進行的一項工作,即是拉進專業間的隔閡及增進專業間的互相瞭解。身為一個社會工作者,我們應對自己的專業訓練有自信,自信我們能在跨專業領域合作中起一個示範的作用,主動的讓其他的專業人員瞭解我們的能力與限制,也與各專業人員共勉,我們的專業唯有在我們所服務的對象得到幫助上獲得成全,希望有更多的專業人員能夠站在一起為所有需要協助的人盡我們的一份心力!(原刊載於早療會訊第二期86年)
手足應該承擔發展遲緩兒童的未來嗎
親職教育頻道
手足應該承擔發展遲緩兒童的未來嗎?
早療協會/簡璽如
中國傳統文化重視家庭責任,因此當家中有發展遲緩兒童時,父母在有生之年,多半會靠自己來承擔照顧工作,但隨著孩子的年齡增長,也會逐漸構思未來安置的打算,通常除了安置在就養單位,很多家庭的照顧責任就由遲緩兒童的手足來承擔。也因此,父母往往從小就灌輸遲緩兒童的手足,長大必須要代替父母好好的照顧遲緩兒童,即使父母沒要求,有的手足也會自小萌生照顧的意願,把照顧的包袱扛在肩上。然而,有一些例子值得我們去注意,記得過去我服務的家庭當中,就有很多正常發展的手足,到了談戀愛的年紀,卻比別人多了一項顧忌,擔心對方的眼光,也擔心對方不能諒解,一場戀愛談下來常常是顧慮很多,有些甚至無疾而終,再不然就是還沒開始就結束,造成手足很深的心靈重擔。難道手足就應該毫無選擇的揹負著遲緩兒童的未來嗎?我們應該好好的去正視這個問題!

每當我與父母們討論到遲緩兒童未來安置的問題時,父母們的表情都顯露出無奈與閃逝而過的痛楚,記得以前一些接受服務的母親們曾感慨的對我說:「未來嗎?…我想有一天我走了…我會一起把他帶走…不給任何人留下負擔!」。看著母親們的苦,看著母親們的無助,看著母親們的不捨,真的好心疼!眼前那麼瘦弱的女人,竟然為了自己的孩子,變得很勇敢、變得很獨立,然而這群媽媽們卻是被孤立的,她們將子女的責任背負在身上,他們無法可選、無處可退,面對未來,她們的心是空蕩蕩的、無所依歸的。不過,讓我吃驚的是,父母們已經開始有不同的想法,他們察覺到讓手足背負過重的負擔是不公平的,尤其孩子現在還小,就要讓孩子背負著那麼重的使命,真的很不忍心!有位媽媽就表示,她的先生常常會擔心,問她孩子長大怎麼辦?擔心手足不會主動去照顧!媽媽總會提醒:「你千萬不要給小孩那麼大的壓力…因為他們還那麼小…」,接著分享了一個特教老師和她說的真實故事,一直令她記憶鮮明,她也把這個故事述說給我聽,她是這樣說的:

「我以前聽一個特教老師跟我講…他說…就是身心障礙的手足…就是有個家庭…他爸爸就是每次跟他哥哥講…「你以後要照顧你妹妹唷!…以後要照顧你妹妹唷!」結果那個特教老師…他就做了一個動作…他就揹了一個這樣…揹了一個很重的動作(媽媽開始表演蝸牛揹重殼的動作,臉部表情痛苦,彷彿踏出一步是那麼的艱辛)…很深刻!…這樣說…他們還是那麼小…你就要給他們那麼大的負擔…這樣對小朋友是不公平的…對他手足是不公平的…」。

當那位媽媽說完,我感同身受的眼淚就流下來,是的,真的是很好的比喻,遲緩兒童的手足真的很辛苦,幼小的身軀彷彿背著數斤重的蝸牛殼,壓得喘不過氣!那位媽媽建議手足應該建立互助的觀念,而不是強迫對方一定要履行照顧的義務,但又感慨這之間的分寸很難拿捏,常常一踏錯步伐就全盤皆輸。仔細去咀嚼不難發現父母還是期待手足能承擔照顧遲緩兒童未來的責任,只是在執行上觀念由權威的指定,轉為鼓勵與肯定,或許方法上的調整可以讓手足好過一些吧,但扛在手足上的重擔似乎仍是那重重的殼阿!父母的憂心在於不想讓手足扛責任,又希望手足能主動負擔起照顧的義務,兩難之間讓父母倍感壓力,更沒有真正解決手足的重擔。

有些父母的想法認為應該由自己去承擔這樣的照顧責任,而不是讓手足去承擔,畢竟遲緩兒童有其身心的限制,因此,父母決定先規劃好遲緩兒童一輩子生活所需的費用與相關配套事宜,然後有計畫的著手去安排處理。但是,正常子女則不然,他們應該學習靠自己的雙手去闖天下,而不是依偎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以這樣的觀點去教育下一代,讓遲緩兒童的手足雖然沒有父母的庇蔭,卻也毫無負擔。

誠然,遲緩兒童未來安置的議題,一直是父母親心中很重的一塊石頭,多半都會在要不要由手足承擔這個責任上,感到兩難,再不然就是來自於手足的抱怨聲音讓父母倍感壓力,畢竟遲緩兒童在各方面的發展都有落後的機會,因此父母親對遲緩兒童的要求相對會降低,無形當中生活在一起的手足就會察覺到,為什麼家裡存在「特權階級」,常會在生活小細節上,傳達出對遲緩兒的不滿。這也反映出有些父母對孩子的教養存在兩套標準,一方面嚴格要求手足生活常規的規範,一方面卻給遲緩兒童很大的包容,常引來手足的比較,最後造成手足有時候會趁父母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欺負遲緩兒童作為報復。其實分析手足的心態,不是對遲緩兒童本身不滿,而是針對父母或是主要照顧者的抗議或是撒嬌,主要目的仍是希望能夠吸引到關心的眼神與擁抱。然而,並不是所有父母或照顧者都有這樣的認知,也不一定會適時的察覺到孩子的心思,常會有情緒性的字眼,責怪手足為什麼不讓讓遲緩兒童?造成父母或照顧者心中難過,手足也因為負面的回饋而深受打擊,促使與遲緩兒童間的關係與態度充滿矛盾情節!

其實手足會感到不平衡也能多少體諒,儘管父母覺得手足應該不會和遲緩兒童計較或是爭寵,但談到這個話題,也讓平常隱藏在抬面下的議題被拿出來討論,我發現當問到這些問題時,父母們雖然口中有屬於自己的答案,但內心世界似乎都有其它的盤算或是漣漪,值得細細去體會。不過,應該慶幸的是父母們的視野越來越廣、越會去思考遲緩兒童帶來的各種影響層面,其實也唯有尊重手足、以愛而不是包袱溫暖手足,才有機會讓手足與遲緩兒童之間的關係能夠正常發展!
談家庭訪視-邱燕銀
談家庭訪視
花蓮門諾基金會 邱燕銀社工督導
還記得吧,小學生活除了有快樂歡樂的郊遊外,也有令人緊張的家庭訪視。小學時的我對老師總是抱著尊敬與敬畏的心,老師要來,可得好好表現一番,深怕有個閃失讓老師對自己有了不好的印象。雖然老師總是輕鬆地解說,家庭訪視只是想了解小朋友在家的狀況,不必太緊張。但小學生哪分得清家庭訪視的意義呢,只是知道,老師要來,無論如何都要呈現最好的一面給老師看,這是我小學時候的經驗,或許對其他小朋友而言,並不是這樣的經驗,但是我也相信,也有不少小朋友會有同樣的感受。
隨著時空轉換,如今的自己,也扮演起這個「到家庭去訪視」的社會工作者。從事社會工作十年,踏進過數不清的家庭進行訪視。有的家庭對於我的到訪,如待老友般,一一細數家中的生活狀況,想要再多與我分享生活點滴;有的家庭,一副我就是這樣,隨便妳怎麼看;當然,我也看到了像我小學時候反應的家庭,對到訪者熱情招待,再三感謝。當然這只是其中的幾種典型,若要細分,真的每個家庭的反應都不盡相同,但若就家庭對訪視者的態度而言,不覺對自己小學時候的反應感到好笑。
確實,家庭訪視只是要了解服務對象在家庭的生活狀況而已,既不是來打分數也不是來批判,的確不必緊張。有了這樣的經驗對照,我逐漸體會到,往往我的到訪對案家而言,可能會是多大的打擾;有了這樣的經驗對照,也才逐漸體會到,家庭訪視對案家而言,也可能會是多大的幫助。
家庭訪視在社會工作領域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社會工作重視「人與環境的互動關係」,因此,除了個人因素之外,外在環境以及個人與外在環境的互動情形也同等重要,這也是早療融合教育的理念之一。在機構裡,相關的療育設備皆具,小朋友或個案可以得到最佳的療育服務,在家裡,小朋友或服務對象的生活空間往往因著家屬的認知、家庭的經濟能力或其他外在條件限制而有極大的差異存在。有的家庭,為孩子準備了極佳的生活環境,有的家庭可能連基本的空間環境的不佳,這些都有賴家庭訪視時得以了解。我們欣喜父母能為孩子提供良好的環境,延續孩子在機構裡所學,應用於日常生活,達到療育的最終目的。而對那些家庭功能較弱勢者,便藉由我們的訪視,提供環境空間的建議,或尋求適當的資源加以補強改善。而訪視時所收集到的資料,也都回應在機構裡的療育,調整相關的服務處遇計劃,期待透過工作人員與小朋友及家屬不斷的互動溝通了解,而提供一個最適切的服務。
因此,家庭訪視並不是要做任何的評斷,也就不必刻意地「好好表現」,或有任何的擔心,反而,平常是如何地生活,如何地運作,在環境的生活上有什麼樣的困難或不便,可以與工作人員討論;或者,有很好的方法也可以分享給其他有同樣經驗的家庭,這樣工作者才有機會調整或補強在機構所提供的服務,為服務對象提供較完善的服務計劃。
轉載 感謝 智障者家長總會秘書長/林惠芳
 
發佈時間:2007/11/29 下午 03:11:36
【回上一頁】

電話:06-7830456 傳真:06-7830839 email:bethlehe@ms32.hinet.net

THIS  SITE  IS  BEST  VIEWDE  BY  IE 6 .  RESOLUTION  OF 1024 x 768 PIEXELS  │   D O W N L O A D  F L A S H  P L A Y E R  Desingn by 視覺資訊團隊